手机足球比分

“俄乌冲突”中国应该这样“站队”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2-05-25
html模版“俄乌冲突”中国应该这样“站队”

“俄乌冲突”事件已在国内舆论发酵多日。关于应该如何评说这件事,网友们唇枪舌剑吵得不可开交。他们分成几派,各自站队。有的支持俄罗斯,有的支持乌克兰,有的则呼吁“以我为主”,主张站在中国国家利益上对待此事。只要中国得利,其他都属次要。

其实这些“站队”都是错的。正确的站队应该是站在历史规律上,站在历史潮流上,站在历史将要前往的方向上。本文将用简短的文字分析“俄乌冲突”事件,通过揭示“历史规律”指明“历史方向”,给出中国应该采取的对策和立场。

首先,从俄罗斯角度看,乌克兰不顾俄罗斯的正当诉求,坚决要把北约势力引入境内,对俄罗斯的国家安全形成了严重威胁。而且,乌克兰长期袭击乌东部俄罗斯族聚居区,造成重大人员伤亡。乌国内的纳粹组织还宣扬民族仇恨,挑拨斯拉夫人的民族感情,更用极端残忍的手段杀害俄罗斯族平民。因此,俄罗斯出兵打击乌克兰境内的敌对势力是正义的。

其次,从乌克兰角度看,新仇旧恨算历史总账。沙俄时期,乌克兰就在俄国的对外扩张中饱受打击,尝尽战争之苦,对独裁统治恨之入骨。到了苏联时期,错误的国家政策仍在继续。不说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,单说“乌克兰大饥荒”就造成数百万人死亡。即使等到苏联解体,俄罗斯仍对乌克兰指手画脚,使乌克兰不能成为像西方那样的民主国家。尤其在2014年“颜色革命”前后,俄罗斯成了乌克兰国家发展,民主进步的最大障碍。因此,从历史潮流看,乌克兰这些年所做的,所争取的是正确的,正当的,而俄国是错误的,反动的。俄罗斯袭击乌克兰是侵略性的。

第三,从某些国人心中的国家利益角度看,这场发生在欧洲的战事与我国没有直接关系,中国不应站队任何一方。等到战争把整个西方都卷进去,就能减轻我国的战略压力。那时,我们就可以在经济、政治、外交领域获益。这将有利于我国的全球博弈。我们要做“鹬蚌相争”中的“渔翁”,不要管人家的事,做好自己的事就行。

第四,从历史规律和历史潮流的角度看,历史的方向是这样的:

当我们讨论历史时,都知道政治、军事博弈的背后是经济博弈。推动历史发展的主要力量是经济力量。那么,现在的世界经济是怎样的呢?

目前的世界经济处在危机之中,下滑明显。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,由于科技创新减少,新增财富也减少,全球总财富趋于固定。在这种情况下,资本主义经济模式对“利润”的追求无法从新增财富中获得,只能从别人的损失中获得,于是导致“零和博弈”,引发激烈冲突,并造成贫富差距不断扩大。而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使得“有效需求”不断减少,市场规模不断缩小,经济循环不断衰弱,经济走向“自杀”,经济危机一触即发。

为了避免经济危机,就要扩大贷款,增加债务,借钱给需要的个人、企业和政府,以保住经济循环。但是,由于科技创新没有重要突破,“新增财富”也无明显增加,因此这些债务无法偿还,而且越滚越大。为了避免债务危机爆发,就要进行“货币放水”,维持债务链条不断裂。

而这些“货币洪水”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模式下,特别是在美国领导的“新自由主义”经济模式下,更加强化了对“私人利润”的追逐,从而使资本获利不断上升,贫富差距不断扩大,加速了“经济自杀”速度,使世界经济更快地奔向崩溃。

也就是说,在科技创新放缓,新增财富减少的当下,由于资本主义(特别是“新自由主义” )经济模式的错误行为,世界经济正在加速恶化。解决的办法无非两个:

一是,加快科技创新,提升新增财富。只是,科技创新不是人类可以控制的,它带有很大的偶然性。尤其在重大科技创新上,情况更是如此。基础科学已有百年未有重大创新了。

二是,遏制资本主义市场经济,特别是“新自由主义”的市场经济。要让计划经济模式发挥更大作用,通过消除不正当竞争,大幅降低“私人利润”,公平分配财富,来解决“经济自杀”问题。

这两个方法给人类的提示是,当科技创新放缓,且不受人类控制时,调整经济模式就是人类自救的唯一方法。

而“经济自杀”行为暴露出的人类愚蠢,用贪婪、邪恶和疯狂的自私自利凸显出了非理性特征。

当然,这种“非理性”中包含了人类对于经济规律、历史规律认识不足的因素。人类不知道怎么处理这样的局面。具体表现为:

1、左翼势力再次崛起,高举传统社会主义的大旗,特别是苏联的大旗,要恢复以前社会主义的荣光,用阶级斗争来保护群众利益。

2、民族主义崛起,通过强调国族利益,用排外来维护自身利益。

3、继续打着“资产阶级自由民主”的旗帜,以意识形态博弈的名义,伪装和掩护国族利益的博弈。通过维持和扩大全球剥削的方式来维护西方领导的秩序,特别是超级大国的利益。

上述三种行为都是错误的。错在不懂经济规律,不懂历史规律,没有针对真正的问题对症下药,因而越治越糟糕,越糟糕越自私,越自私越疯狂,最后完全不知道历史方向在哪里。乌克兰就是个典型案例。

苏联解体后乌克兰独立,但经济一直没有大发展,永利澳门最新网址。到了本世纪初,随着全球经济形势转差,乌克兰的日子也越来越不好过。于是,他们认为这是本国政府在俄罗斯控制下变得无能又腐败导致的,所以他们决定投奔西方,投奔自由民主。

然而,如前所述,以欧美为代表的西方自由民主是以资本主义经济为基础的,并且被美国的“新自由主义”所强化。如果说乌克兰原有的,受俄国影响,带有集权色彩的私有制经济和政治模式没有造福国家,那么投奔西方无疑是从一个“火坑”跳进了另一个“火坑”。因为当下的全球经济问题就出在私有制的资本主义经济模式上,也就是出在“私人利润”大于 “新增财富”,导致“零和博弈”,引发“贫富差距扩大”,致使“经济自杀”这个问题上。

西方资本主义的“自由民主”解决不了这个问题。不但不解决,还火上浇油。所以,乌克兰在“颜色革命”后的“西化”做法,没有解决原来的国家问题,还增加了新的难题。一旦进入西方阵营,乌克兰就是在资本秩序的边缘地带。不但本国的新政府被大资本家掌握,这些大资本家更被西方掌握,成为他们的买办、爪牙和剥削工具。现在全球经济下滑,西方核心国家肯定会加重剥削。在别的阵营里剥削有难度,那么剥削自己的“小弟”,那些在资本网络边缘的国家,就成为首选。所以,乌克兰投奔西方就是“引颈就戮”,经济不但没有变好,反而变得更差。

所以,历史的规律和方向到底是什么呢?

我在《中国应该争“三”而非“一或二”》中说,不要追求“极”,而要追求“势”(趋势)。

美国追求的就是私有制市场经济的“极”。苏联追求的就是公有制计划经济的“极”。物极必反,所以追求“极”就会失“势”。历史是在两极中往复运动的,因此,聪明的国家不追求“极”,而追求“势”。

那么,怎样才能追求“势”呢?关键就一条??“灵活”。灵活才能去“极”趋“势”。

那怎样才能“灵活”呢?“包容”才能“灵活”。不包容怎么灵活?

所以,人类历史千年万年,无数事件都在教育、在等待人类明白“灵活和包容”这个道理。公有和私有,计划和市场,集权和自由,要互相包容,灵活运用。具体说就是:

要根据科技创新的变化情况,也就是“新增财富”的变化情况,灵活运用不同的经济模式。创新多,新增财富多时,趋向市场经济,趋向私有和集权。而创新少,新增财富消失的时候,为了避免经济自杀,就要减少私人利润,就倾向计划经济,倾向公有和自由。

换言之,当有“好方法”生产财富的时候,就增加集权,集中财富,减少自由,以便组织生产更多财富。当“好方法”的潜力被挖掘殆尽,又没有新的“好方法”出现时,就要减少集权,分散财富,增加自由,让人们生活有保障,确保经济循环不下降,不崩溃,以便为探索创新提供更好的条件。

因此,历史规律决定的发展方向必然是以公有制为基础兼容私有制,以计划经济做“隐藏的手段”去调控和帮助市场经济发展。简单说,以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”为代表的社会制度将是人类历史的未来方向。

回到当下的世界形势和“俄乌冲突”问题,实际上我们既不应该站在国际化的资本主义(尤其是“新自由主义”)这一边,如西方和乌克兰,也不应该站在民族主义、大国沙文主义的资本主义这一边,如俄罗斯。因为它们都是违背历史潮流的。

但是,矛盾分主次,分主要方面和次要方面。当科技进步将人类带入全球化后,反全球化是不可能成功的,完善全球化才是历史趋势。因此,中国要做的“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”,目标不是民族富强。不站在历史潮流上的民族富强是不可能成功的。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必然是正确历史力量的伸张。所以,中华民族的复兴基础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。他的正确性来自历史规律指引的方向和方法,即“灵活与包容”。这在当下世界形势中要求我们,把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思想和“共同富裕”思想推向胜利,以取代打着自由民主旗号,实则在大捞“私人利润”的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。这样才能避免全球性“经济自杀”,避免经济危机,避免更多的人间争斗,避免无数次重复上演历史悲剧。

所以,我们的主要对手是资本主义制度,尤其是新自由主义的资本主义制度。民族主义和大国沙文主义次之。这决定了我们现在要“分化西方,团结欧洲,联合俄罗斯,打击盎格鲁撒克逊同盟”。因为“盎撒同盟”是新自由主义的。它与欧洲的资本主义有裂痕,与俄罗斯裂痕更深。

打击的方法有多种。在全球经济下滑,资本主义世界加重掠夺导致被剥削者暴增且反抗意识大增的背景下,联合被压迫者进行共同反击就是聪明的做法,即用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和“共同富裕”思想进行意识形态斗争,用心灵争夺战来加速历史进化。

历史规律决定了人类社会的未来必然是“灵活包容”的。历史方向必然是朝着以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”为核心的“多样共存”的世界前进的。但是,世界什么时候能到达那里,取决于人类现在是否能够正确认识历史规律、经济规律,明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核心要义不是市场经济,也不是计划经济,不是私有制,也不是公有制,而是它们的联合与包容,是根据科技创新和新增财富的变化灵活采用不同经济模式的做法。

如果人类认识不到这一点,特别是中国人认识不到这一点,使得中国的经济和政治跟随资本主义的西方起舞,那么,历史将不会发生本质变化,还会在数千年私有制导致的周期性危机中,在私有与公有的流血斗争中,原地踏步!

可参考本人文章:

《模式之争背后的历史玄机》、《经济危机是怎么回事》、《有关“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”的两个严重错误》、《从底层逻辑理解世界及其趋势》等。可在主页获取。

收缩